一睡不复醒

🐧

蚁穴(周叶)34

这种时候还不干点什么简直对不起作者的精心安排(´・ω・`)

头像不是郁州路呀:

34


 


叶修听着“切”了一声,“开幕之前我就说大家要不要换一样的衣服,没人听我的,出丑怪谁。”


王杰希道,“你提议大家都穿嘉世的队服进去,谁听你的才出鬼了。”


叶修理直气壮,“嘉世队服很大方,很好看嘛!老韩提议都穿霸图那一身黑,你还建议都穿你们微草的队服进去,说你们微草的队服能体现国际范,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谁也别笑话谁!”


喻文州奇怪道,“怎么联盟没提前准备衣服?”


叶修道,“所以说那一次组织得乱,事先完全没想到衣服这茬,等想到这茬的时候已经赶不上专门找人设计了。街上随便买的运动服基本都和已经有的战队队队服颜色重复了,看着容易联想到某个特定的队,其他队的选手就考虑影响,不乐意穿。”


王杰希续道,“讨论到最后也没个结果,联盟那边最后都放弃了,让我们参赛的选手内部解决。”


叶修摊手,“就是因为内部解决不好,联盟才束手无策的,结果居然最后的解决办法又是让我们内部解决,啧啧,联盟的官僚弊端从那时候就显现出来了。”


喻文州笑道,“看样子你们直到出场也没达成共识。”


“达成共识了。”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韩文清忽然出声,眼神冷冷地看过来。


叶修叹了口气,面有遗憾,“吵到最后,老孙——就孙哲平——提了个特赞的点子,他说这样吵吵下去根本没个完,是男人就赤膊上,明天谁穿上衣上场谁不是爷们!哎,他这主意还真把衣着统一的问题解决了,当场就全体拍桌同意。结果第二天去了一看,个个都穿得人模人样的,没一个是爷们的!”


韩文清冷笑,“你们几个只是想看别人出丑,自己衣服都穿的好好的,很爷们么?”


叶修一点没有黑历史被揭短的羞愧,扬着头,“哥不需要爷们,哥只要荣耀打得好就行了。”


 


等联盟的摄制团队拍好照片,选手们又自己私下拍了几张,难得人那么齐,黄少天提议大家来摆千手观音,叶修说你先来给我们摆个千嘴观音——结果被果断踢到队伍最后一个。


就这么排队,纠正手势又花了二十分钟,几个性格沉稳但被迫一起摆姿势的选手都表示,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神经病的事,特别神经病的是最后还让韩文清做了千手观音最前面摆莲花手的,而且因为韩文清个子高,把后面的人都挡了个严严实实,弄得大家纷纷反思我们之前排队到底有啥子意义?


朱承抖着手给他们拍了照片。千手观音成了触手哥斯拉,大家都预订了一份刷好的照片,要回去供着,虽然看着不能让人赏心悦目,皈依我佛,但是特别醒脑,贴在门上说不定还能吓退牛鬼蛇神。


 


羽毛球正式打起来,反而没开头拍照片的热闹,摄制团队一开始拍了几个镜头,然后就默默撤了。联盟工作人员选打羽毛球,就是考虑到羽毛球比较容易上手,又不会有激烈的身体对抗,选手的身体安全有保障。这帮人羽毛球水平参差不齐,平日里坚持锻炼的水平不错,凑到了一组玩。平日里不锻炼的则基本都是宅男一个,战斗力还赶不上一只鹅,打不了几下就开始腰酸背疼,生怕回去胳膊抬不起来,影响打游戏,过了没多会,就三三两两地在场边休息扯谈了。


周泽楷打了一个多小时才下来,江波涛正好中途休息了一会,这时正要上场,喊周泽楷一起,周泽楷摇摇手,示意不打了,江波涛便去了张新杰那组,打四人。


周泽楷头上挂着毛巾坐了一会,手臂和小腿都有些酸胀,T恤已经湿透了,浑身都像个蒸笼似的冒着热气。叶修不知去了哪,满眼望过去也瞧不见人。他将手机拿出来,刷了下微博,几个选手已经将打羽毛球的照片PO上去了,周泽楷转了两条,退出去开了企鹅。


笑笑:周大神,在吗(*^__^*) ?


周泽楷:嗯。


笑笑:打搅啦,那啥,能不能要个叶神的QQ号?


周泽楷:我问他。


叶修的QQ号周泽楷是有的,但要不要给其他人,还是要征得叶修的同意。


笑笑:好的!谢谢啦\(^o^)/


过了一会又发来一条:等你们有空,大家再一起玩可以吗?这几天我和小云都没什么事的。


周泽楷:好。


球拍从旁边座位上滑下来,掉到地上。是刚刚没有放稳吧,周泽楷想。


这球拍不是最轻的那种,太轻飘飘的球拍周泽楷用不惯,总觉得挥出去的力道有些飘忽,不好掌控。他将球拍拾起来,认认真真地放进包里,和两个秃了毛羽毛球收在一起,拉上了拉链。


他不准备打了。运动馆的浴室在二楼,周泽楷和几个人打了招呼,单肩背着羽毛球袋,走楼梯上了二楼。


 


顺着指示牌到了浴室门口的走廊,远远就闻到一种熟悉的烟味,他几乎立刻就明白了什么,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读取了另一个人的存在,就像动物能靠气味、声音、光影、磁场……甚至某种无法证明切实存在的信息察觉到同类的存在。


叶修坐在浴室门前的塑料椅上,侧身靠着窗口,闲闲地抽着烟。窗户被他打开了可以通风的小缝,屋外的热气和屋内的冷气缠斗着,融化了白色的烟气。


他也察觉到了周泽楷的存在,看向他,“不打了?”


周泽楷用沉默表示了肯定,走到叶修身边,左右没有人,叶修伸手摸了把他的颈下,“都湿透了。带换洗的衣服没?”


周泽楷点头,有室内锻炼经验的都会多带一身替换的衣服。


“我没带啊……”叶修按灭了烟,好在打的时间不长,出汗不多,大不了衣服脱下再穿上,“洗浴的东西借我啊,我也洗。”


“嗯。”周泽楷跟着叶修进了浴室。


这体育馆是新建的,里面的设施配备都不错,其中一个证据就是这边的浴室没有像北方的大澡堂一样,房间里全无遮蔽,而是用浅蓝色的挡板分了隔间,还有可以关上的塑料门。


浴室里已经有几个人在洗,门都关得紧紧的,也不知道是谁。叶修先脱光了进去,找了个隔间,没有毛巾,他直接让水从头顶淋下来,然后用手抹掉了水。


他没关门,见周泽楷拿着东西进来了,便招招手,“这边。”


周泽楷似乎犹豫了下,但还是很快地进来了,两个男人挤在一个隔间里,顺手带上了门。


叶修在周泽楷拿的袋子里翻了翻,找到了毛巾,“我用可以吧?我身体很健康,呃,也没有沙眼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叶修将周泽楷的毛巾浸湿了,搭在肩上,将还愣愣站在一边的周泽楷推到水下冲,水哗啦啦地将周泽楷浇了个透湿,额发也掉了下来,乱七八糟地挡着眼睛。周泽楷抬手,却没有去抹眼睛,而是直接向前抱住了叶修。


叶修拍他肩背,说,“你想干嘛?”


水流冲在两个人身上,很响,周泽楷装作没有听见叶修说话。


 


 


TBC



评论

热度(553)